皇冠比分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当契合时代的太极传播者 习武耐得住寂寞

时间:2016-12-29 作者:admin 点击:

  叶泳湘是杨氏太极第六代传人,这是一个少见的以太极为事业的年轻女子,经由她的演绎,太极厚重但年轻、凌厉而优美。她总是坚韧而专注,一面隐匿在都市中修行古老文化,一面有条不紊地契合时代传播,不断刷新人们关于太极的想象。
  S&C: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太极的?能谈谈你练功的经历吗?
  叶泳湘:如果要算的话,我大概从娘胎里就开始练了,因为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也没停过练功。我出生之后,母亲继续闯荡江湖,传播太极。习武也好、识文断字也好都是由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外公和大家闺秀的外婆启蒙的。家里人从小一直都像玩儿似的带着我学,对年幼精力充沛的孩子而言,习武更像是有趣的游戏,是全家人生活的一部分。
  我母亲是一个对生活和他人宽容,但对教学十分很严厉的人。我学太极还没有开窍的时候常常挨打,却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凭着一股子倔强,非要练好。等到熟练生了巧,才理解如何做得更好,这使得我在后来的教学经历中具备了长足的优势,能够深入浅出解释清楚学生难懂的内容。
  老法先练基本功,再学动作。每个动作只示范三遍,第一遍看,第二遍跟着做,第三遍单独做,不满意不教下一个。有段时间也是枯燥的。记得有一次总也练不好,自暴自弃说不练了,我母亲气得把木棍都打断了。但后来又问我要不要学,我想了很久还是说要。现在回想起来,虽然练功很辛苦,被打的时候也很疼,可都是自己选择的路,值。
  小学期间在虹口精武训练馆学少林,打下了内外兼修的扎实基础。我一直在同学中显得特立独行,因为训练辛苦,很少休息,常常是最后一个进教室,下课铃响第一个拎起书包冲出校门。12 岁之后我随父亲去金山念中学(上海郊区),母亲一个月只能来看望一两次,每次仍是教我。
  那 7 年里,每年寒暑假回市区,母亲白天工作,下班以后会教我太极剑、太极刀、也会一起粘棍。那时候我们家很小,练功就只能在家边上商务印书馆门口的空地上,因为只有那里晚上还有明亮的灯光。就这样一直持续到考上大学。
  大学考上了上海体育学院。我开始给母亲当助教,主要用英语教外国人,积累了很多授课方法和经验。大学后两年完全从家庭独立,学费、生活费都自己劳动赚取。
  S&C:太极占据了你生活很大的比重,长年累月的修行会不会令你感到枯燥呢?
  叶泳湘:太极宗师杨澄甫说练习太极“一日有一日之益,一年有一年之效。”高深的功夫,往往来自无数次的重复基础。如同滴水穿石,日积月累由量产生质变,开启新境界。习武首先不能急功近利,其次便是要耐得住寂寞。
  反之,正因为勤奋刻苦地去钻研某件事情,久而久之,便从中体味出另一番滋味。
  譬如我母亲,我一直认为,这半个多世纪以来,她真的把太极练到骨子里去了。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思索,生活中每一件事情和太极的关联,这使得她的思想和行为具有鲜明的个人特征。
  母亲和我平常生活中的交流经常就是谈谈对事件的观点,太极招式的领会和感受,思考和分析问题时也都是运用太极哲学,我们习以为常自然而然,完全不会有外人以为的单一和刻意。这便是功夫上身之后才能体会到的生活方式。
  S&C:在练习太极的过程中,你遇到过怎样的挫折呢?
  叶泳湘:当然,周遭也并不全是鼓励我的人,还有许多对传统武术抱有很大偏见。读小学时一位老师对我说过“你一个练武的,读什么书?”,男同学女同学都会因为你习武而故意试图惹恼你,而我不能也不会出手;毕业走上社会,更是遇到过很多人,一听说我是练太极的就起哄让我打一套拳给他们看,我感觉自己被当成街头卖艺耍猴戏的对待;或者人高马大的摔角手要和我比试,美其名曰搭手,实际却不懂分寸。
  这样的经历多了,渐渐生出了一种羞耻感。各种具备或不具备恶意的冷嘲热讽反倒激发了一股韧劲儿——别人越是看轻我,我便越是要自重——因此非但精进武学,文化也不落人后,各类作文获奖,奥数竞赛,重点中学,生物课代表,体育大学,新闻辅修,乃至留学伦敦。“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顶帽子,很多年没有人再给我戴了。
  S&C:是什么促使你决定以太极为自己的全部事业呢?
  叶泳湘:印象非常深刻是 1993 年妈妈去日本做拳术交流,带着更新之后的世界观回来,告诉我:“太极老师在日本是人上人,宗师被当成神一样崇拜。因为知道授课的时间短,每个人都非常勤奋,下课回家还拼命练。太极是国宝,女儿,你一定要好好练,将来中国也会重视传统,等你长大了,拳练好了,到时候可以教给更多中国人。”彼时,我还一脸懵懂。只记得往后的岁月里每日更沉重的训诫。
  也尝试过凭借学历去获取一份大众认知度比较高的工作,但很快就发现自己不能接受一个违背内心意愿的未来。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长处,以短板去处世呢?为什么刻苦锻炼得来的太极功夫不能带来良好的生活和收入呢?为什么教拳被认为是提早退休,年纪轻轻不务正业?为什么女孩子一定要找份所谓安稳的工作?我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某一天在读到“少则得,多则惑。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夫唯不争,故莫能与之争。”忽然明悟。多年背诵的《道德经》好像在瞬间和自己修习的太极拳合为了一体。假如说曾经我只是太极拳技能的继承者,一生所望不过授课收徒桃李天下。那么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智慧之光穿越时间空间,像一道闪电照亮了天地。立下决心,要将千年悠久的太极文化,传播给当代人,不遗余力。